草木

记录个人绘画成长,给未来留下一份宝贵的黑历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居记事录(一)
    “美咲不愧自称八咫鸦,有乌鸦嘴的性质在还真能和乌鸦归为一类。”猿比古摘了眼镜甩了甩水,看着丝毫不减气势的雨从他们躲雨的屋檐处倾盆而下。抱怨了一句便借着雾蒙蒙的路灯找寻着什么。
    “当时天已经阴了,分明就是要下雨,我哪有乌鸦嘴。”美咲从头上摘下湿漉漉的针织帽,本来翘皮的小碎发在雨水的强烈打压下软趴趴的紧紧贴着皮肤。一两滴水珠顺着咋咋呼呼的小圆脸惊落进白色卫衣。
      然而大声的反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美咲见猿比古不说话,也安静了下来。拉了一下衣服,脖子微缩,显得人更小了,再稍稍等一下吧,雨小了就可以一起回家了。
  
       猿比古撇了他一眼,放弃找寻,拿出终端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美咲,你想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_?”

        猿比古微微叹了口气,稍稍靠近美咲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怎么回去?就地找个宾馆也可以,总之我们也湿透了。”

      美咲抿一抿嘴唇,前倾上身,歪头看看恋人,垂下来的食指和拇指隔着卫衣下摆来回摩擦,其实猿比古是想回家的吧,即使现在下着雨,比起在宾馆这样的地方,果然家才是应该去的方向吧!美咲心里默默想着,和猿比古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了,不知不觉根深出了“猿比古是一个恋家的人”这样的想法。不管平时工作多忙,工作做完就马上回家的,放假也是窝在家不想出去。不不不,也不全然是,对于猿比古来说有过“家”吗?有过“家”的意识吗?自己是真真切切的在和猿比古交往的,和猿比古所处一间房,所睡一张床,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呼吸对方吐出的气息,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对方留下的痕迹,猿比古喜欢这样的“家”吗?对于猿比古来说那个家值得付出多少呢!

    美咲胡思乱想着,自己究竟给了猿比古什么,明明已经决定成为一个靠的住的男子汉了,但是自己现在好好的给了他归属感了吗,自己现在精心照顾的那个家,已经成为猿比古的容身之所了吗?
     好害怕,好害怕猿比古的再次离去。 因为有过悲伤的回忆,所以才会心生疑虑。因为不想重蹈覆辙,所以才会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 好想

         好想
        让猿比古再心安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哗哗哗,水珠撞击地面破碎叫嚣。屋檐给了躲雨的人一丝庇护,雨水整齐的从头顶落下形成隔绝的珠帘。

     伏见久久未能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   “啧,美咲不要走神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哈?哦哦”美咲从刚才的思绪中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头盖骨没有发育好,进水了吗?”

      “才不是啊!!”美咲习惯性的大声反击,“是。。。是因为太冷了”大声的反驳变为小声的借口,啊啊啊,不会撒谎啊!猿比古应该也注意到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“前面有宾馆,我们在哪里住一晚吧!”

      ! ! !
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 “不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 “雨太大了!回去时间太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要!”当机立断的拒绝,美咲自己也不知道经没经过大脑。什么呀,你不想回家吗?明明在前面就有可以回去的交通工具,为什么要待在外面啊!

       “哈?”猿比古被突如其来意料之外的话弄得语塞。但是很快转为平静,盯着美咲看着,然后抓着他的胳膊拖向宾馆。

       美咲虽然拒绝了,可也没有大动静的反抗,什么呀,明明可以回去的,原来恋家的人是自己啊!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幡然醒悟,之后才明白自己内心想法的美咲默默嘀咕“真的进水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 飞速的订完房间,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小东西脱光衣服推进浴室打开热水,猿比古才稍稍放松,大致看了看房间——真简陋,虽然这么说,但也比冻死街头好太多。从衣柜里拿出浴衣,抖了一下,浴衣发出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啧。”猿比古把浴衣放进浴室,自己也走了进去,美咲好像并未察觉,雾气晕染了玻璃,沐浴露泛起紧密的泡沫混着热水黏连着小麦色的腰线缓缓下滑,耳朵红红的,是水开的太烫了吗?

   猿比古从身后顺着他的腰抚过去,擦掉了腰部的沐浴露,却惹的美咲身体一颤。“猴子,手,好凉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 “美咲在想什么?心不在焉。”猿比古抚在腰间的手慢慢用力,漫不经心的压制着美咲。

     身体,好像暖和起来了。

      “猿比古,明天”

       “知道,明天店里有重要的工作,我会忍耐一下,所以,,,,,我不进去,就……。”

      美咲的脸噗的一下涨红“不要,反正是哄人的话,到最后还是会,,,”觉得越说越羞耻,就推开了猿比古,飞快的拿起浴衣,把身体紧紧裹住 。

     “什么呀!做了太多次有先见之明了吗,美咲的头盖骨没有发育好,脑子却有排水功能啊!”

    “啰嗦,根本就没进水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走神,不好好听我说话!”猿比古扯过美咲的浴衣,把他搂在怀里,下巴抵着圆圆的额头。

     又让猴子感到不安心了。怕什么来什么,自己根本把握不了正确的用度,美咲窝在猿比古的怀里蹭了蹭鼻子。

       “消毒水刺鼻吗?忍耐一晚,明天我们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 “猿比古想回去吗?”

 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,那是美咲和我的家吧!想回去是什么意思。”猿比古好像说了什么了不起的话。话说,说这种话不会害羞吗!“不是你说冷吗,脑子进水了再冻住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混蛋猿比古。”美咲扑腾着,想从猿比古的怀里挣脱出来,然后再狠狠的撞进去。

      “看来恢复精神了啊”

      “?”

      “刚才美咲很没精神的样子,还以为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没冷!”

       “逞能,刚刚在街上都发抖了。”

       ???是因为自己说冷猿比古才带自己住宾馆的吗?意识到这一点的美咲脸变得红扑扑的。低头窝在猿比古的怀里,心情稍稍平和了下来,那么,可以问问猿比古了吧 ,关于心中的疑问。一定要问啊,因为再也不想错过猿比古的想法了,说好了要在一起很久很久的,所以,一定要问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 “猿比古也很冷吧”这么说着把猿比古紧紧的抱住,“我刚刚在想啊,猿比古在和我一起交往的这段日子,一起生活的这段时间,在家里感觉得到安心吗?”啊~说出来了,心脏忍不住砰砰跳动。

      猿比古揣摩了一下, “噗!美咲是想问我你这个“妻子”称不称职吗?”

    “我明明认真的在问你!”
     当美咲微怒的抬头看着猿比古时,发现猿比古复杂的眼神,那是带有什么感情的眼神呢?说不上来但是什么都传达到了,满足,贪婪,怜惜,欲求,畏惧,所有所有…… 明白了全都明白了。真是的,自己在乱想些什么啊,明明都切身感受到的啊!自己是个笨蛋啊!怎么办,好想哭。

     猿比古带着这样的眼神轻吻了一下橙色的头顶。对于自身来说家这种东西的存在,是在什么时候才感受到的呢,他想了想,笑出声来,美咲在胡思乱想这些东西啊,明明脑子不好使,却认真思考了关于自己的事,我很满意哦,因为房子里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,必不可少的宝贝,并赋予了它意义,使其成为了家。不过还不够,美咲剩余的人生,虽然是谁都无法预测的未来,但我一定要得到,想到这一点的猿比古紧紧抱着美咲缓缓的左右摇动。

     “美咲”

     “嗯~?”

    “100分哦,美咲真的很适合“猿比古的妻子”这份工作。”

   “什    。。什么呀!意味不明。”语气中带着些许哭腔,话虽如此,但显然美咲的心情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  好高兴,好可爱,于是猿比古俯下身子对着美咲红红的耳朵说   “那么现在,美咲来履行一下妻子应尽的义务吧。”说罢便把浴衣的带子扯开。

      美咲又气又羞,连忙拉着衣服,都说了不要了,但是因为猿比古因为自己担心了,自己也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 (见上图)所以“今。。。今晚就。。一次哦,警告你混蛋猴子,只能一次。”(见上图)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哈喽,大家好,这里是草木。
     人生中第一次写同人文就献给了猿美,第一次画同人图到平台也献给了猿美。文采画技有很多不足之处,所以十分感谢看到最后的人。
      本文是猿美同居记事录的第一小节,关于家的话,我想对于你们来说,家最重要的就是拥有彼此啊!